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顶部

一天兩起傾塌事故: 建築拆除作業要當心“黃大錘”

燕都融媒體評論員劉采萍

7月8日上午,武漢漢江區某酒店,大樓副樓部分突然垮塌。據附近目擊者推測,垮塌可能與二樓正在裝修有關。相隔時間不足兩小時,深圳市體育中心正在進行拆除作業的項目現場發生傾倒坍塌,4名被困人員中3人因傷勢過重不幸去世,還有多人入院治療。

很難形容人們對這兩起事件的震驚:現代化大都市,又沒有地震等自然災害發生,就是我們慣見的樓房,就在眼前,就這麼倒下瞭、塌毀瞭。生命和財富,瞬間遭到暴擊,誰都忍不住想問一句: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

不過,要說對於這樣一幕,我們一丁點兒預感都沒有,似乎也不是。

發生意外的兩座建築物,一為連鎖酒店,一為體育場館,地點不同、功用不同、結構不同,要說有什麼相似性,那就是都在進行局部的拆除和裝修。一說到這兒,相信很多人的懷疑和擔憂之心,已經提到瞭嗓子眼兒——會不會是“野蠻裝修”闖的禍?再看新聞下面的網友跟帖,八成以上都在追問和要求徹查一個問題:拆除作業是否符合安全規范?

如此一致的懷疑,皆因生活中我們見多瞭野蠻拆除的霸道與危險。

其實,二手住宅重新裝修,公共建築翻新擴建,先拆除舊的再裝修新的,無人異議。但如何拆、如何裝,法有規矩,理有科學。然而,偏偏就是有一些物業所有者和施工單位,不信科學,不守法律,肆意施工。他們隻圖私利和眼前的工程進度,根本不把公共安全與建築的長遠可靠性放在眼裡。比如,有的設計師連建築圖紙都懶得找來看看,就想當然根據所謂“經驗”,拋出“除瞭承重墻不能全砸掉,剩下部分哪兒都能拆、都能改”的大話,看起來討好瞭業主,實際並沒有打算為其安全負責。至於施工中無視安全操作規范,埋下或大或小的安全隱患,也是比較普遍的現象。這些做法,與春晚小品中諷刺過的傢裝“黃大錘”給錢就砸,有何不同?

人們見到這種現象,沒有不擔心的;但是擔心歸擔心,卻常常感到無可奈何。人傢的物業,人傢做主。旁觀者想要質疑、阻攔,需要投放的精力和成本,令人望而卻步。指望物業管理者或者建設、質檢等管理部門?他們常常也隻是出張要求停工或者整改的通知罷瞭,很多時候並不見得能夠產生實效。久而久之,再看到不規范的拆除作業,很多人最多是在心裡嘟囔一句:這樣拆下去,這樓早晚得塌!

這樣的“氣話”,誰敢保證不會一語成讖?

建築重裝中的拆除作業,安全要求高,涉及環節多,面向的利益攸關者也絕非隻與建築所有者和使用者相關。“建設千萬條,安全第一條”,因此,其監管鏈條必須完整,監管責任必須落實到位。否則,野蠻甚至是“染血”的拆除和裝修,就很難從我們生活中清除出去,它帶給全社會的威脅與恐懼也難以消除。

兩個大城市,分別發生瞭建築垮塌事故。雖然兩起事故的原因尚待深入調查,但也必須看到,這兩處建築都遠非人們平常談論的“危樓”。深圳體育中心的拆除工程屬於公共項目,更有嚴格的專項施工方案和操作規程。因此,這兩項工程到底是在什麼環節出瞭問題,造成今天不可思議的坍塌事故甚至是染血悲劇,需要深入追問。兩起事故背後,關於建築拆除施工中普遍存在的安全問題,則更值得所有人深思。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发表评论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
相关文章

推荐文章